杭州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文曲奇缘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35:25 编辑:笔名

一  夜半时分,温柔的月光挟着阵阵渗骨的清寒,从窗外流满屋中。  独坐在书桌前题诗作赋的段雨,有些不胜这夜半的春雨清寒,搁笔站起,准备去关窗。  刚走到窗前,段雨蓦觉眼前一花,似有一抹耀目的白光迅疾地从窗外一闪而入,飞进了屋内。  段雨一怔,蓦然转身,却见屋内一切皆如旧,并无甚异样。  段雨纳闷地关上窗,走回书桌前坐下。  刚刚提笔,段雨又蓦地怔住——摊在书桌上题了一首词的纸上,竟然落着一只正在扑翅的白蝶!  纸上是段雨刚才填的一首《虞美人》:“少年自负恃才傲,霸气凌九霄。?一入江湖情如刀,冲冠一怒竟为红颜老!金尊对月千杯少,?邀蝶舞今宵。一夜东风何足道,借来吹去闲愁看秋高!”?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只白蝶的落身处,正好在“邀蝶舞今宵”一句中——那一个写得如有生命般呼之欲出的“舞”字上面!  “哪来的白蝶?难道,竟是刚才的那道白光?……”段雨转头望了望已经紧闭的窗户,暗忖道,“莫非这只白蝶,乃是蝶中之仙不成?”想到这,段雨又将目光落回了纸上。  这时,落在“舞”字上面扑翅的那只白蝶,竟然不见了!  “段公子……”段雨正在惊讶之时,在他的身后,忽然有人在轻声唤他!  而且,唤他的,是一个温柔的少女声音!  二  吃惊的段雨猛地转过身来,只见在自己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白衣如雪的美少女。  “你是……”骤然面对眼前这貌美如花,温柔可人的白衣少女,一时之间,段雨拘束得有些不知所措。  “小女姓白名蝶,见过段公子。”白蝶说话的时候,秀眉微蹙,锁着一抹说不出的淡淡忧伤。  “我看白姑娘秀丽脱俗,一定不是凡尘中人吧?”段雨小心翼翼地问道。  白蝶娇面微红,含羞道:“段公子说笑了。我不过只是玉帝身边的一个小蝶仙而已!”  “啊?……”段雨闻言,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惊呼道,“你?……你真的是蝶仙?”  白蝶忙道:“段公子莫怕,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段雨心神稍定,又道:“白姑娘既然是蝶仙,不在天宫里享乐,怎么会落到这世俗凡间来了呢?”  “享乐?”白蝶不由苦笑道,“虽说我一直呆在玉帝身边,可是,除了每天为他一舞之外,就连进出天宫的自由都没有……”  段雨听到这,忍不住问道:“白姑娘,既然你身如被囚,又怎么能出得天宫,下得凡间呢?”  白蝶道:“今日正值天宫里在准备举办蟠桃盛会,我趁众神忙碌之际,才得以找了个空隙脱身。途经你上空,发现文气冲天,我疑是文曲星下凡,一时好奇,就落脚到了你这里……”  “文曲星?”段雨似有所思地道,“不瞒白姑娘,这几天,我一直在做着一个重复的梦,梦见一个须发皆白,眉垂至腰的老神仙,驾云来我寒舍,叫我尽快安排好自己的后事。他说,到天宫举办蟠桃盛会那天,他将来迎我上天,前去面圣赴任。我这几天,还一直在为此怪梦疑惑不解呢!”  “啊?……”白蝶怔住,过了半晌才道,“想不到,段公子真的是文曲星下凡!依我看来,你梦中所见的那个须发皆白,眉垂至腰的老神仙,一定就是太白金星了!我与他在天宫交情还不错。不过,我还是不想他看到我在你这里,以免连累于你。现在,他一定快要来了,段公子,你准备准备吧,我……我不能在你这里久留了……”说罢,白蝶便匆匆地转过了身,准备就此离去。  “慢!”段雨急道。  “段公子还有何事?”白蝶闻言站住,缓缓转过身来,一双含愁的美目,幽幽地注视着段雨。  段雨弯身作揖道:“有道是: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白姑娘,你呆在天宫的时候,只为玉帝独舞。今日,我俩既然有缘相遇,白姑娘可否破例为我一舞?”  三  白蝶凄然一笑,柔声道:“当然可以。不过,段公子可有乐器为我伴奏一曲?”  段雨大喜,忙道:“我只有一支家传的碧玉洞箫,只是,以我之能,只怕吹不出和天宫一样的仙曲来。”  白蝶淡淡一笑,长袖一挥道:“只要段郎肯为我伴奏,一箫足矣!”  白蝶的一声“段郎”,叫得段雨心魂皆醉,连忙转身走进里屋,取出了家中珍藏的碧玉洞箫。  白蝶嫣然一笑,柔声道:“段郎,开始吧!”  段雨便持着碧玉洞箫推至唇边,吹起《伤心何处去》的哀婉曲调来。  箫声幽幽而起,伤心婉转,如泣如诉。  白蝶长袖一甩,身轻如浮云,于屋中飘然飞起,就在段雨的头顶上方,翩翩轻舞了起来……  讶异的段雨一边仰看着白蝶的曼妙舞姿,一边专注地吹着碧玉洞箫;而白蝶身虽在舞,柔情的目光却始终与段雨深情凝望的目光交融在一起,就像两人的箫曲和曼舞水乳交融一样。  一曲终时,箫声依然余音绕梁,哀婉不绝……  白蝶一对长袖骤然向上徐徐挥起,又缓缓随着白蝶的身子一起舞落。  “段郎,谢谢你为我吹箫一曲,我……我俩就此别过。”白蝶话犹未了,眼圈已红了。  “不,蝶儿!”段雨急道,“原谅我冒昧叫你蝶儿。我……我其实并不想上天赴任!就像现在,我俩一个吹箫,一个曼舞,多好!”  “不行的,段郎,天命不可违!你是文曲星,不能为了我一个玉帝身边的小小蝶仙,而耽误了大好前途!”话犹未了,白蝶一双幽幽的美眸,已是泫然欲泣。  段雨顿觉心间抑郁难释,紧皱双眉道:“可是,蝶儿,你现在偷下天宫,已是触犯了天条,离开了我这里,你,又能何去何从呢?”  白蝶凄然一笑,低头道:“红尘万丈,总能找到一席容我的地方!至少,总比在天宫被囚禁强多了!”  “哈哈……小蝶仙啊小蝶仙,你说得好生轻巧!”骤来的大笑声中,屋里蓦地出现了一缕如同旋风般的白光。白光在屋里几下一转,立刻变成了一个须发皆白,眉垂至腰的老者。  四  段雨抬手指着白眉老者,惊呼道:“你……你不就是这几天一直出现在我那个怪梦里的老神仙吗?”  白眉老者捋须微笑道:“对,我就是!我就是天庭的太白金星。今日,我奉玉帝圣旨,前来请文曲星上天就任。”说罢,转头望着白蝶,又轻叹一声,续道,“小蝶仙,你可知道,今日,玉帝发现了你偷下天宫之后,龙颜震怒,已派二郎真君火速下来擒你了!我怕你出意外,才匆匆地赶在二郎真君之前,下界先来找你。”  白蝶秀眉微蹙道:“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蝶仙,值得玉帝动用二郎真君吗?”  太白金星摇头道:“今日,是玉帝专为王母娘娘设的蟠桃盛会,众神齐聚,玉帝本是龙心大悦,忽然发现一个一直在他身边为他独舞的小蝶仙,竟然在这个大喜之日叛他而去,你想想,当时的玉帝,已是愤怒到了什么程度?”  白蝶花容失色道:“那……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太白金星,你……你能帮帮我吗?”  段雨也在一旁急道:“老神仙,你一定会有办法救蝶儿的,对不对?”  太白金星看看白蝶,又看看段雨,长叹一声道:“你们俩啊,唉!本来,一个是前途无量的文曲星,一个是玉帝宠爱的小蝶仙,放着好好的神仙日子不过,如今,竟弄得老神我,也是束手无策了!”说罢,太白金星便在屋中负手来回地踱着,两条垂至腰间的白眉,快拧成死结了。  踱了几圈,太白金星忽然停了下来,望着段雨二人道:“如今之计,只有一条路可行,只是,有点冒险。”  段雨二人不由齐声道:“是哪条路?”  太白金星道:“趁二郎真君还没找到这里,你们二人只有先随我上天去一起面圣!”  “啊?”白蝶惊道,“叫我回去见玉帝?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你……你这也叫办法?就算我跟你回去,玉帝他会轻易放过我吗?”  太白金星忙道:“别急,小蝶仙。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的意思是说,让文曲星和你一起随我去面圣,到时,等文曲星新官上任,再去向玉帝求情。”  段雨皱眉道:“老神仙,这……行吗?”  太白金星道:“这就要看你这文曲星的本事了,到时,只要你在玉帝面前施尽你的才华,让玉帝龙心大悦,届时,你再趁热打铁,向玉帝提起饶恕小蝶仙之事,一定马到功成。不过,只怕现在……”说到这,太白金星忽然低下头,皱着白眉,掐指细算了起来……  五  沉思了一会儿,太白金星猛然抬头,白眉不展地道:“不对呀,照道理,以这二郎真君的本事,应该早就找到这里了,会不会,是天宫出什么事了?”太白金星看了看段雨二人道:“这样吧,你二人呆在这里等我,我上天去看看究竟,如果天宫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我再火速回来,继续和你们商议此事。”  说罢,太白金星身形一转,又化成了一缕白光,在屋中匆匆地一闪即逝。  白蝶美目幽幽地注视着段雨,轻叹一声道:“段郎,我……我还是走吧,我不想连累你。”  段雨急道:“又来了!蝶儿,别这样,你一定没事的。我俩,还是耐心等太白金星回来吧。”  白蝶情不自禁地将头靠在了段雨的肩膀上,忧心忡忡地道:“段郎,如果我真的和你一起跟太白金星上天去,你想怎么向玉帝说起我的事呢?”  段雨只觉白蝶身上有一股奇异的幽香直钻他的鼻孔,不由心神一荡,竟不知如何作答。  白蝶仰头道:“段郎,你怎么了?”  段雨定了定心神道:“我如果真的上天去见玉帝,件事,就是求他赦免你的偷下天宫之罪……”  话犹未了,蓦觉眼前白光骤闪,惊得段雨猛地将白蝶搂在怀里。  白光在屋里急旋一转,即成人形——原来,竟是太白金星回来了。  白蝶讶然道:“你……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太白金星立即沉下脸道:“怎么,怪我搅了你们的兴致了?”  白蝶粉脸一红,忙伸手推开段雨,低头不语。  段雨忙解围道:“老神仙别生气,你来去匆匆,可在天宫探到些什么消息了?”  太白金星轻咳了几声,眼睛望着白蝶,正色道:“小蝶仙,天宫出了大事,现在,二郎真君已经无暇来管你了!”  段雨愕然道:“天宫出什么大事了?”  太白金星道:“这几日,玉帝请了只呆在凡界的猴王——一只从石头里蹦出的奇异石猴,上天到御马监去做弼马温,谁知,就因为这个蟠桃盛会,那石猴发现在玉帝宴请众神的名单上,竟然没有他的名字。后来一经调查,发现弼马温只是玉帝拿来打发他的一个看管天马的闲职而已。于是,狂怒之下,大闹天宫,将御马监的千匹天马放得一匹不留,更将玉帝用来宴请众神的蟠桃吃得一只不剩……”  “啊?那,玉帝怎么样了?有没有事?”白蝶听到这,不由惊呼道。  六  “玉帝虽说没事,不过,也被这只顽劣的石猴吓得够呛,此刻,玉帝已经派出托塔天王李靖和哪吒,以及二郎真君,巨灵神等天将,带着十万天兵下了界,到那石猴居处——花果山水帘洞,去捉拿那只大闹天宫的石猴去了。至于你这个小小的蝶仙嘛,玉帝就算还惦记着,也早就不当一回事了。”  “哦!那,段郎他……他……”白蝶望着段雨,脸一红,欲言又止。  “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而段公子的文才,只怕也不逊于昔年的诗仙了。”说罢,太白金星的目光落到了书桌上,望着纸上段雨题的那首《虞美人》,轻轻吟了几句,捋须笑道:“文曲星就是文曲星,以后,玉帝总要召见他的。”  “啊?”白蝶一惊,急道,“太白金星,你这么说,是不是我俩,还是难逃此劫了?”  太白金星大笑道:“你呀,真是为情糊涂了!玉帝就算想起召见文曲星,也得平定了眼前的石猴风波再说。你们俩呢,就先去准备着找个清静的地方,去美美地过段小日子吧!我呢,也得回天宫去了!”  说罢,太白金星又化身为一道白光,飞旋而去。  书桌上,那张题着《虞美人》的纸,亦随之飘落在地上。  白蝶忙走上前去,弯身拣起了纸。将纸放到桌上时,白蝶却见桌上的另一张纸上,亦题着一首《莲花台》的诗:“风吹帘动幽梦寒,云走星移月影单。红尘纷扰推不开,求佛赐得莲花台。静坐思飞前生去,身随莲台越云端。清风问我欲何往?相邀明月游蓬莱!”  白蝶不由抬头望着段雨道:“段郎,看来,你是早有归隐之意了!”  七  “不错!只是,一直苦于没找到归隐之侣。”段雨说罢,又长吁了一口气,望着白蝶道:“蝶儿,看来,我俩还得感谢那只当弼马温的石猴,如果没有他的闹事,我俩现在,还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白蝶娇羞无限地道:“段郎,此地已是不宜久留,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然后,我俩就定居在那里,共筑我们的家园。”  段雨不禁神往道:“蝶儿,你说的那个地方,是个什么样的所在?”  白蝶微笑道:“世外桃源。”  段雨闻言不由一怔:“真有这个地方?”  白蝶点头道:“这个世外桃源,对于凡人来说,是望尘莫及的!而对于我来说,我虽只是一个小小的蝶仙,没什么了不起的法力,不过,对于找这个归隐度日的世外桃源,却是小事一桩。”  “哦,原来如此,看来,还是做神仙的好!”段雨说罢,看了看眼前妩媚无限的白蝶,又感叹道,“不过,有了你蝶儿,我还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了!”  “段郎,你如今虽做不成神仙,但是,我要让你过上神仙一样的日子!”说罢,白蝶便一手挽着段雨,长袖一挥,驾着一缕清风,在这个明月清照的夜晚,飘然而去…… 共 494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六大前列腺炎的自我疗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有几家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