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整治超标车房21省份交答卷

发布时间:2019-02-22 02:50:45 编辑:笔名

整治超标车房 21省份交“答卷”

河南清理超标办公用房多,达450万m2,河北清理超标公车1.03万辆;10省份尚未公布数据新京报讯 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即将展开,各地陆续晒出批教育实践活动的“答卷”。近日,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表示,去年中央国家机关86个部门和单位清理腾退的办公用房面积为365万平方米。新京报查阅官方发布数据及媒体公开报道发现,截至目前,全国31省份中已有21省份不同程度公布了整治成果,北京等10省份暂未公布。其中,17个省份公布了清理腾退多占办公用房的整治数据,河南省腾退面积,达450余万平方米;浙江、内蒙古清理超标办公用房面积均超百万平方米,分别为153.7万平方米、118万余平方米。13个省份公布了违规公务用车的清理情况,河北省清理的超标公务用车数居首,为1.03万辆。此外,11个省份公布了对滥建楼堂馆所的整治情况。此外,包括北京在内的10个省份,去年也发布了整改通知及相关政策,但截至目前,上述10个省份尚未公布相关数据。“这是统一的要求”,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对新京报表示,终全国31个省份都会公布相关数据,在他看来,去年反腐的特征,是“真真正正落到了实处。”日前,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批总结暨第二批部署会议在北京召开,对批教育实践活动进行总结,对第二批教育实践活动进行部署。批教育实践活动于2013年6月18日启动。2013年11月份,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印发《关于开展“四风”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和加强制度建设的通知》,强调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要认真贯彻执行《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把专项整治作为教育实践活动整改落实的重中之重,“整治超标配备公车、多占办公用房、滥建楼堂馆所”是其中重要内容之一。■ 盘点整治多占办公用房豫浙蒙清退面积超百万平米据公开资料梳理,在已公布了清理腾退超标办公用房数据的17个省份中,河南、浙江、内蒙古三省区的超标办公用房面积均超过了100万平方米。其中,河南省清理了18个省辖市和108个省直单位办公用房超标面积共450余万平方米。而清退超标办公用房面积少的是上海市,仅为3780.54平方米。大多数省份清理对象都是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但陕西省除了腾退各级机关以及直属事业单位办公用房外,还对162个非编制内协会、学会等社团组织的办公用房也进行了清理,腾退办公用房286间。对于办公用房腾退后的规划,天津市表示,清理出的8.7万平方米超标办公用房有可能用于改善普通干部办公条件,或设立方便群众来办事的场所。整治超标配备公车多地废“O牌车” 改民用牌照在公布了整治超标公务用车情况的13个省份中,除具体数据外,部分省份还提及“公安专段号牌”、“O牌车”的整治情况。其中,河北、湖南、安徽三省明确表示取消“O牌车”,改用民用车牌。河北省取消的“O牌车”达1.7万辆,处置的违规公务用车达1.03万辆。湖南近1300副“湘O”号牌全部更换为普通民用牌照。吉林对9055个公安专段号牌一次性作废,清理超标公务用车1127辆,7498辆使用公安专段号牌的车辆办理换发民用牌照,不再为政法机关公务用车单设民用号段。云南则清退全部15套原来因履行国防交通战备办公室职责使用的军车、武警号牌。整治滥建楼堂馆所山西数量多 叫停290项目整治滥建楼堂馆所方面,停建数多的为山西省,该省要求9月30日前完成办公房清理及楼堂馆所停建工作。据媒体报道,截至去年10月中旬,山西停建了290个楼堂馆所,涉及15582个单位,其中有235个项目停工复核,55个未开工的不再建设。此外,河北、四川、广东三省的清理项目数目也都超过100个,河北清理237个,广东停建、缓建和整改项目166个,四川叫停未开工楼堂馆所项目114个。而天津则全面停止审批楼堂馆所项目,已批准但尚未开工的一律停建。■ 解读“公布数据应细化到单位”“近十年以来,一直都在提反腐、削减三公等问题。”昨日,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公布数据之外,还要看“关键数据的细化程度。”黑龙江腾退了14506间超标房,面积约37.4万平方米,但河南却清退超标办公用房450余万平方米;山西一省叫停290个楼堂馆所建设项目,安徽却只有28个项目停工……对于各省份之间数据差异悬殊,竹立家分析,这一方面可能因为两地的机构数量差异大,另一方面可能与统计标准有关。他说,党政机关下设的事业单位、直属机构以及非编制机构等是否在清退范围之内存在差异。“所以有的机构打马虎眼。”竹立家认为,公布超标数据时,应细化到“那个单位超标了多少。”超标用房清退后,竹立家建议综合考虑,“比如有些部门可以共用一个楼,有些办公用房可以拍卖。”尽管我国早就规定了各级领导干部的办公用房标准及公务用车标准,但地方却一直存在普遍超标的问题。对此,竹立家认为,这源于“地方一把手权力过大。”他说,政府运行不够公开透明,就可能导致超标建设,所以他还是强调相关数据公布时,应尽量细化。至于包括北京在内的10个省份尚未公布相关数据一事,他表示这是一个统一的要求,“终都会公布的。”采写/新京报 黄颖新京报制图/师春雷

医生家庭轻松筹感动众人白大褂也会需要您的
中国电子商务投融资服务中心正式成立
7连败连续6年丢球破40辽足降级或只是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