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好一个骗婚夫郎

发布时间:2019-06-25 02:26:34 编辑:笔名

如果贺凌轩一早知道贼小子的心思, 绝壁不会吃他给的任何东西。(.有.)?(.意.)?(.思.)?(.书.)?(.院.)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瞪着趴在身上的浑小子, 贺凌轩伸手一抹,掀翻就揍。屁股黏糊糊的算不了什么, 被个爷们羞辱, 才是他心里过不去的坎!梁孟倾任由媳妇出气, 末了还恬不知耻的出言安抚“别生气啦,我会负责娶你哒”瞪着采花贼,贺凌轩心里那个呕!他就说这小子怎么突发好心, 又买吃的,又给他打水呢, 原来一切为的都是今夜——睡他!“你这死断袖!滚~以后我都不想再看见你!”誓言忘了便罢, 可为何幼时情谊会演变成今日这般凌*辱?贺凌轩头痛的捂着脑袋低吼。梁孟倾赶紧起身安抚,奈何他做的实在太过, 怎能不经同意就把人迷晕?先斩后奏换个人或许就成事了, 搁贺凌轩身上,非但没起半点效用, 反倒把人推向决绝之地。后知后觉的欲以弥补,奈何此事哪是跪求原谅就可饶恕的罪行?甭管是打是骂, 是愤怒还是不屑一顾, 梁孟倾就是死赖在营地里不走。利用职务将人调走,这家伙也能使尽手段的再滚回来求饶。梁孟倾调来三个月,就令贺都头如同愤怒的狮子见天吼人。手下百名士兵顶多是被迁怒几句,可梁孟倾就惨了。“哎呦~”眼见他又被贺都头踹出来,牧铁都替他觉得胸口窝疼。“别讨打了,快跟哥哥回去上药”牧辛连同几名兵头合力将人抬走。这家伙也是皮厚,做啥非跑去吸引火气?不明真相的士兵,还在替这家伙担心。贺凌轩杀了他的心都有!“无妨,舍得一身剐,才能抱得美人归”梁孟倾吐出血末,特豪气的说道。想当初,阿爹收服爹爹尚且不易,他想驯服个爷们,当然得多受些皮肉之苦才行。“咋?你跟贺都头抢女人?”牧铁憨实的劝道“拉倒吧,换个人得了”“不行……睡了就得负责!我阿爹说的”梁孟倾讪笑。牧铁竖起拇指,又特好奇的问起“你胆子真肥,敢睡贺都头的女人!不是他媳妇吧?”“没,还没成婚呢”梁孟倾抽抽嘴角,喂~别说了行吗?之后三天,众人见怪不怪的数着被踢出来的次数。若非得了景王吩咐,真想砍了这个死断袖。仗着幼时那点情谊才对他和颜悦色几天,哪承想,这家伙竟然下药非……非礼他!贺凌轩狠瞪又溜进来的混蛋,粗吼一声“滚~”梁孟倾当真在地上打了个滚,嬉笑讨饶“滚完了”“你到底想怎样?”如今已经没心思跟他提那点过往,现在只想他有多远滚多远。“娶你为妻……”梁孟倾信誓旦旦的保证。低咒一声,对此他已无力辩驳,反正甭管说什么,这家伙都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咬死了非要娶他负责。他可是个爷,哪能嫁人为妇?况且他也不稀罕让梁孟倾负责!“原谅我吧,以后不得允许再不碰你了”梁孟倾语含悲戚的哀求。其实当晚……由于太过紧张,哆哆嗦嗦的把人摸了一遍,没等怼进去就那个了。对此他是抵死都不会承认的,这是初哥仅存的脸面!“甭想!除非你也让我睡一回”贺凌轩微眯眼眸,狠瞪这个淫贼。“行!”梁孟倾当即宽衣,光溜溜的杵在人面前。贺凌轩上下一扫,冷嗤一声“没兴致”没兴致?好说呀,耍流氓小爷在行了。抛却脸皮大肆勾引,又是撩拨又是轻抚,舔着嘴唇印上那张绛唇。嘴里滑腻触感并未勾起一丝半点**,若能对个爷们动情,那才真见鬼了。亲了半晌,梁孟倾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没经验!那晚仗着本能把人“睡了”,可勾引之事他不擅长啊!眼见脸色越来越冷,梁孟倾赶紧跨坐而上,半仰着身子摸索自己。青丝散落,满含情*欲的吐一声轻喘,眨着泪目,羞窘的唤他“轩儿~”喊出口后,反倒不觉得丢人了,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这么叫好听。见人双眼爆睁,好好一张俊脸愣给扭成了狰狞,吓的他赶紧闭眼催促“轩儿……快点~”贺凌轩咬牙啃上脖颈,压着人咆哮“这可是你自找的!”梁孟倾一抖,被咬的浑身剧痛都不敢喊出声来,可怜兮兮的惨哼,越发勾起贺凌轩心底的怒意。直到被人顶上后门,梁孟倾才忍不住哭出声来“呜呜……疼~”贺凌轩神智猛的回拢,抽身退出,懊恼的揪着头发责骂自己,他在干什么啊!疯了吗?梁孟倾后怕的缩成一团,当晚没怼进去,自然不晓得这事会疼。低头对比,猛然发觉原来尺寸差了不只一星半点,怪不得自个会给疼哭了。梁孟倾认怂,跪爬几步就想偷溜。抬眼见他要跑,贺凌轩捉住脚踝,坏心眼嗤笑“后悔了?”“呃……爹爹说我不能给人压,要是被压了,他……他会杀了我的”梁孟倾语无伦次的辩解。等瞧清后面的胎记,贺凌轩手抓的更紧了,强自镇定的发问“当真?”“嗯嗯,真的”梁孟倾狂点头,就怕他不信“阿爹说睡了就得负责……可你要是真不愿意,我……不求你给我当媳妇了”“你不想负责了?”贺凌轩语气难得平静的问他。细瞧才发觉,梁孟倾其实长得不赖,除了破马张飞的一对剑眉,其余均数上等。若是能再柔和点,未必不是赏心悦目的一枚小哥儿。平日里飞扬跋扈难得露怯,这会委委屈屈的小模样,看着真挺招人怜的。心态一变,立马觉出几分可爱。贺凌轩暗自琢磨,若真是个哥儿,自己不但能接受,似乎心里还有那么点窃喜?“那胎记怎么回事?”贺凌轩把人拖回来质问。“啊?你说胎记啊!”梁孟倾喷笑一声,拍着人笑骂“甭惦记了,爷生不出娃,小时候爹爹就跟我说过,那就是块胎记而已”贺凌轩皱眉不语,难怪这家伙能顺利混入兵营。验兵时,为了避免误收小哥儿,都是脱了上衣仔细检查。胎记长屁股上,一般人还真瞧不见。“我改主意了”贺凌轩说话留一半,听得梁孟倾一呆。等人扑向自己时,才后怕的缩起身子“别~我错了还不成吗?真疼……比揍我都疼!”见他是真怕了,贺凌轩才起身穿衣,他确定那是哥儿的印记,甭管如何辩解,这个事实都确认无疑,难怪他爹会给立那么个规矩。梁孟倾赶紧穿上裤子,边穿边叨叨“惨了!你可别跟人说瞧过我屁股”“为何?”贺凌轩突然心情大好,惬意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还为何?这地只有媳妇才能瞧,你又不想让我负责,不是白给你看了!爹爹说谁瞧我们哥仨屁股,谁就得负责!平时都不许我们光屁股下河的……”梁孟倾是真慌了,这会口不择言,啥话都敢往外说。“嗯嗯,是得负责”贺凌轩好脾气点头。瞧了哥儿的身子,怎能不负责任?你说是吧,圆圆?他还记得良缘爹爹的样子,相当爷们的一个小哥儿!想必是不想儿子嫁人,才会故意瞒着不说。见他提上裤子就跑,贺凌轩一把将人捉回,冷着嗓子教训“把衣服穿好!”梁孟倾只当他是怕人瞧出不妥,捂紧上衣讪笑着应道“行了,以后不缠你就是,明个就赎身离营……那个,你能不能别跟人说,其实那天……”瞧他扭扭捏捏的怂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梁大公子,竟然如此畏惧爹爹,想想就让人忍不住发笑。“我不说改主意了吗?”贺凌轩嘴角含笑的摸上怂包,扯着人面皮宣布“准你对我负责了”“当真?”梁孟倾抱住人猛摇,他不是幻听吧“你不记恨之前的事啦?”贺凌轩脸黑黑的提醒他,再说真翻脸了!梁孟倾赶紧闭嘴点头,连蹦带跳的奔了出去,嘿嘿……得亏没说完!夜里,贺凌轩突然警觉,一个小哥儿睡在爷们堆里岂不危险?半夜将人提回来命令“以后你都睡我营帐”“不好吧,让人瞧见多难为情”梁孟倾皮厚的爬上床,却被一记无情脚踹了下去“滚地上睡!想什么呢!”咋瞅这人都不像哥儿!贺凌轩翻身朝里,即使看了胎记,也实难把他当哥儿对待。还大言不惭的想对他负责?一个小哥跟爷们结对,亏他说的出口。思及良缘尚被蒙在鼓里,贺凌轩心想,死小子,看我怎么治你!不把先前种种皆讨回来,我就不是个爷!隔天,梁孟倾就收拾铺盖以亲兵身份入住都头营帐。众人不解,也被他解释为近距离服侍,以待化解矛盾。说是亲兵,不过就是个虚名而已。都头的权利能有多大?连他都得跟着一块操练,更何况是士兵了。长*枪演武、短兵交接,梁孟倾操练狠了,手掌都磨起了水泡。洗手洗的眼泛泪花,犹自讨好的给他暗渡吃食。“昨个托伙房买的烧鸡,你多吃点”梁孟倾献宝般递给他,还没脸没皮的自夸“疼媳妇可是咱家的优良传统”贺凌轩扯过那双烂手,仔细抹上药膏“少沾水,免得结疤”梁孟倾故意逗他“我爹爹也仔细阿爹那双手了”贺凌轩懒得理他那点小心机,一脚踹开“滚远点”拳打脚踢也能被歪解成打情骂俏,臆想症犯了,对比夫妻之道,发觉贺凌轩完全就是爹爹的影子。对此发现,喜的傻小子整日偷笑。被打还能乐成这样,贺凌轩当真有些费解。直到弄懂所谓的相处之道,贺凌轩才闹明白,为啥梁孟倾会故意讨打了。原来这小子压根就是个笨蛋,只会学他阿爹那套,把自己当媳妇刻意讨好。他又不是施虐狂,哪会从中体会到乐趣?可打惯瘾了,一见他腆脸上前就想揍人,这可咋办才好?贺凌轩在心底默默告诫自己,这人是哥儿,不能打,不能打……可下次,依旧忍不住伸手就打!这小子就是欠抽!说起来,贺凌轩其实挺忙,不光要督促训练,还要配合教头演武。余下时间,还得处理云麾安排下来的任务。所以,他闲暇时间着实不多。等终于有空搭理那混球了,却发现连人影都抓不着……营地里四下搜寻,好容易在原有营帐前找到那只皮猴。“梁孟倾!给我滚过来!”贺凌轩咬牙切齿的低咒。一群爷们光着膀子在一起较力,其中两人扭成一团,搂肩抱腰的怎一个“亲密”?。军中常见一幕,却令贺凌轩心火顿起。话在嘴边绕了两圈,终化作一声怒吼,惊的场中两人相继扑倒。眼见他被人压在身下,贺凌轩心底醋意翻腾,娘的!他该拿这蠢哥儿怎么办?拎人回帐,贺凌轩耳提面命,不许人当众宽衣,也不许他再跟爷们搂成一团。至于真相,他不想现在说,并非是为了报复,而是说了这人也不信。自小被当个爷们养大,哪会相信自己是哥儿?不是没想过把人赶出营地,可依他性子,还是拴在身边更保险,放出去不定怎么闯祸呢。自己不能随意离营,凭他的忘性,保不准没过一年又把他抛掷脑后。即便再无意识,如此告诫,总该能收敛一二了吧?原想他乖乖应了,合该遵守诺言。谁承想,不出三日,这人就裸着膀子在外洗澡,还跟营地里的士兵嬉戏浑闹。贺凌轩气的手脚哆嗦,把人揪回来一顿胖揍。可到底是将他当哥看了,下手远没以往狠辣。梁孟倾觉出不同,喜得捧着人就亲,口花花的嘀咕“媳妇你了……”“再犯就滚出营地!”贺凌轩擦掉口水,真想不管不顾的做了算了。可……名不正言不顺的把人睡了,将来哪还有脸拜见岳丈?更何况,不怀孕还好,一旦怀有身孕,可再难在军营里偷混下去。直到有一天,发现这小子又背着他下河洗澡,贺凌轩才真怒了。“梁孟倾~滚出来!”咆哮声远远传来。众人赶紧推他上岸,如此咆哮早已稀松平常,为保大伙安危,还是送他受死好了。与其大伙全被加罚,还不如牺牲梁孟倾一人。贺凌轩没胆去看河里的情形,遂背着身站在林子里怒吼。等人**站在面前,贺凌轩才闭着眼睛死命摇他“你怎么答应我的?”梁孟倾挠挠脑袋,小声辩解“我不穿衣服了吗”睁眼扫视,复又闭上眼睛,穿了还不如不穿!贺凌轩耳廓泛红的在心里嘀咕,如此血脉喷张的色*情身影,怎一个香艳可言?穿好衣服,梁孟倾蔫头耷脑的随人回营。直到不再端着张冷脸,才小心翼翼靠近“爷真知道错了”“你就知道认错!完了呢?还犯是吧?……犯了改,改了犯!永远都不长记性!”贺凌轩揉上涨疼额角,真不知自己还能忍耐多久。“没,下次保证不下河了”梁孟倾讨好的亲亲绛唇。天气太热,他不是不能理解,可也不能毫无顾忌的跟人厮混在一起吧?“圆圆……你得保证再不跟爷们厮混才成,就当……就当自己是个哥儿成吗?既然你想跟我结对,就必须做到与人保持应有的距离”“无论男女?”梁孟倾边亲边笑,看来他是真把自己搁心里了。任由他肆意允吻,贺凌轩僵着身子猛念清心咒。梁孟倾吻着吻着,手就溜进去四下放火,撩的人直立而起仍不作罢。偷眼看他闭目脸红的羞赧模样,梁孟倾摸的更起劲了,直至剥了外衣,才搂抱啃咬顺势而下。手刚搭上裤带,就被贺凌轩猛然制止。亲亲摸摸还能忍,再往下?他又不是圣人!梁孟倾一早存心拐人,些许抵挡怎能掐灭那颗贼心?春宫图没少研究,对于如何伺候媳妇,他可是别有一套心得……巴兹巴兹的吸允声,早令贺凌轩隐忍不住,双眼火热的盯着取悦他的混蛋,揪起人低喝“够了……”梁孟倾刚丢个媚眼过去,就被雄狮扑倒。猛烈热吻压的他喘不过气,忍不住哼唧一声,连紧别开脑袋羞的满脸臊红。“噗~”贺凌轩真不是存心笑场,这家伙的反应也太逗了,哼的也甚是好听“想不想继续?”梁孟倾连忙点头,狼一样的抓上肉蛋。拍掉贼手,贺凌轩低声警告“只准摸!不过……你得哼出声才行”哼哼就让做?梁孟倾当即抛却那点羞耻心,又哼又喘的浪*叫一通。羞耻心多少钱一斤?把人拐到手才是正事!这次改贺凌轩服侍了,没等多一会儿,梁孟倾就从假浪变成了真浪,满含情*欲的抱着人粗喘。直到余味尽散,贺凌轩才把人侧过来。“就蹭蹭,我不进去……”如此安抚,才令僵硬的身子软和下来。许久之后……梁孟倾不耐烦的催促“还要多久啊?”“你配合点!”贺凌轩咬牙挺身,伸手去研磨那个印记。欲*火焚身是个什么滋味?梁孟倾这会儿懂了,小嗓门一声低过一声,抽抽搭搭的求人别捏了。就这反应,还说自个是爷?贺凌轩偷腥偷的光明正大,还是他自己受不了,主动坐上来求蹭,边蹭边像个不知餍足的小兽,呲牙发出稚嫩吼声……贪婪注视摇晃的人儿,顺手帮他纾解纾解,再得寸进尺的要求——哼的好听点。事毕,梁孟倾要求睡床,贺凌轩也应了。果然,满足了媳妇,一切都好说!贼心不死的家伙,每每拐人不成反被蹭。至此,梁孟倾落下一个毛病,只要贺凌轩一说“够了”,他就主动乖乖投降。反正被伺候也是件挺爽的事,不然他还能咋办?即打不过,也说不听,不想被反拧着蹭,就只能极力配合。三年后梁孟倾被贺都头训的极其听话,任打任骂,任亲任蹭,举凡贺都头心情不爽,都会使尽心机的耍宝逗乐。他是真把贺凌轩当媳妇疼,可惜……包藏祸心的假媳妇却顺势占足了他的便宜。直到梁孟倾打算回家探亲,贺凌轩才指着嘴角一处不明显的疤痕提醒“这是你咬的,记得不?为此……某人还嗑掉了一颗门牙!”梁孟倾皱眉回忆,掉牙这事还有点印象,可他啥时候咬过贺凌轩了?“六岁跟我打架的事忘了?你还欠我一次没还!”贺凌轩真心无语,提示到这份上,要是再想不起来,真是白瞎他惦记那么多年!“哦!我想起来了!”梁孟倾猛然拍手讪笑“因为太害怕……就给忘了”“害怕?”贺凌轩挑眉怒瞪。“呃……阿爹骗我,说亲了就能有娃娃……我信以为真,好几年都不敢想你”梁孟倾对对手指,一脸心虚的偷瞄向他。贺凌轩气到不行,原来这人打小就是个不负责任的主!“嘿嘿嘿……那个,我先回家探探口风,你别急着追来”梁孟倾赶紧转移话题。“你不是又想把我忘了吧?”贺凌轩实难不怀疑他的居心。“没,这次肯定会负责到底!”梁孟倾举双手保证。梁孟倾前脚刚走,贺凌轩就收拾了包袱尾随其后。这人意志不坚,万一说服不成,再次落跑咋办?他还是把人看紧点吧……就在贺凌轩转道寄信的功夫,人就跑没影了。等他再见到朝思暮想的圆圆时,已经是一个月后在梁家老宅了。梁孟倾进城先去了趟二弟家,连拐带哄也没能求来一子。挠挠头,罢了!大不了买个儿子送终。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三年过去,爹爹总该消气了吧?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梁孟倾回到了家中。好在爹爹是真消气了,只罚他跪了一天祠堂。等贺凌轩上门,一家人早就窝在一起其乐融融。三年未见,陈青不想就怪了,怎么说都是从肚里爬出来的娃,养了十八年,一朝放出去,四年才归家。气过就算,哪能真把他打出家门?贺凌轩进门,夫妻刚开始还挺高兴,没想到禹州城两个冤家,竟然时隔多年又聚到一起。可之后的事,却令陈青想笑都笑不出来。“你够胆再说一遍!”岳母猛然暴起,好悬没把长子打死!梁子俊赶忙抱住火冒三丈的媳妇,对儿子猛使眼色。贺凌轩挺身相护,替他承担下大半责打,又眼含胁迫的狠瞪他一记。媳妇都替他挨打了,怎能再寒了媳妇的心?梁孟倾壮起狗胆,咬牙吼道“我就要娶他!”“你娶个屁!”陈青转头怒瞪贺凌轩,这小子不可能不知道,准是一早存心戏弄小儿“你跟我进来!”贺凌轩起身随夫妻进屋,留梁孟倾一人在外急的上蹿下跳。得闻已经得了爹娘许可,又把儿子给看光了,陈青无比心痛的指着他喝问“真是他先招的你?”为了娶媳妇,贺凌轩豁出去了“嗯,他先给我下药……强*暴之后我才晓得他是哥儿”梁子俊捂脸哀嚎,他这蠢儿子呦!陈青略带同情的扫他一眼,暗咳一声“这事……咳~不赖你,是他自个作死,可你没真睡他吧?”被岳母如此直白的问及床事,晓是多厚的脸皮也招架不住,在两双直勾勾的厉眼下,贺凌轩坦白“我发誓,就是……”等贺凌轩说完,连陈青脸都红了,三年滚一个被窝,没睡也被摸光了……看来这婚是不成也得成!夫妻当下在家草草举办一场婚礼,为儿“娶妻”!之所以没光明正大的把人嫁出去,为的也是再给儿子一次机会!新婚夜,小夫夫抱在一起大感庆幸,没想到会这么容易成婚。贺凌轩心下打鼓,他不是真要再**一次吧?这就是陈青给儿子争取的机会,倘若梁孟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真能把人睡了,那嫁的也就不算冤。可若没能把握住,就合该这小子被人压一辈子。梁孟倾为了新婚夜,可谓是使出了看家本领,直到一声习惯的“够了”后。笨蛋再次乖乖换位,躺平了任人揉捏。呃……岳母,看来小婿要食言了……如此情景,他要是还能忍住不上,那就真不是爷们了。直到被人怼了,梁孟倾才反应过来……不对呀,他才是新郎官,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呀!贺凌轩会让他扭转乾坤?别开玩笑了!直到哭嚎声响彻屋顶,老夫妻才捂着心口互相指责。“笨到无可救药了”“还不是随你?就知道逞能!”“拉倒吧,明明哪都像爷,就情商低的一塌糊涂!”“吼?我情商低?”“没,爷低,都随我!你不也把爷睡了一次吗?儿子也不算冤了”第二天起来,不等敬茶,新进女婿就被岳母叫去比划。陈青卷起袖子,冷声说道“不必留手”说是这么说,可贺凌轩敢出全力吗?自是以招架为主,可就算这样,也没能令岳母占多少便宜。后来单打独斗变成了夫妻混合双打,加以梁孟辰的游击散打,终演变成全家上阵,群殴了新女婿一顿。梁孟倾跑出来哆哆嗦嗦嚎道“爹呀~再打就死人了!”陈青气儿子长了外心,猛拍他屁股一记“不疼是吧?”梁孟倾“嗷”的惨嚎出声,泪涟涟的骂道“打死他算了!”入夜,贺凌轩一把掀开棉被,对新媳妇劝道“认清现实吧!我比你更负责任”“死开~”梁孟倾抓回被子,羞的全身红如虾米。从小子变成哥儿的心路一言难尽,蓄意挑逗这会儿全成了不知羞臊,他哪还有脸再面对贺凌轩?梁孟倾咬牙暗骂这个混蛋,竟然不告诉他,还故意逗他各种花样表演,思及自个干的那些出格事,当真羞得没脸见人。贺凌轩轻笑一声,这家伙是缺根筋吧?枉他白担心一场,谁承想,竟是因为丢脸才不好意思出来?嗯,新媳妇羞答答的样子也挺好玩,不过,他更喜欢豪放魅惑的良缘,而非眼前这个羞成一团的小哥。直至被勾出心底血性,梁孟倾才抛开脸面骑跨而上,奋力拍打着胯*下大马,丝丝惑人的喝道“还不缴械投降?”“呵呵……放马过来,看我金枪不倒,刺到你丢盔弃甲!”两年后,贺凌轩有了个娃,为了能把媳妇栓在身边,对外仍旧瞒着成婚的消息。故此,肚子一大,二人就跑回家中养胎,直到娃娃落地,才回营地服役。长子像极了梁子俊,连老书生都不免喟叹,梁家的基因太过强大,隔辈遗传到这地步,也非是一般人能比的。不用想,这小子长大也准是个混球。时隔一年,梁孟倾又挺着孕肚躲回夫家,三年抱俩?真是可喜可贺,看来陈青的基因也不赖。远在京城的小侯爷,得到信儿后对外宣布侯府有喜。没等娃娃落地,夫夫二人就跑去蹲守。满月酒一过,趁人喝醉之际,刘晏携妻抱子的上车就跑。梁孟瑜不无担心的扯扯他“哥夫追来,定会杀了咱俩”刘晏也不是不怕,可他能怎么招?虽说对外跟人解释瑜儿是哥,辰儿才是小子,直至王府求娶,才不得不向世人坦白。可甭管怎么说,一直传不出动静,也未免说不过去吧?他可不想让瑜儿背个不下蛋的骂名。他是家中独子,过继自然只能从瑜儿家挑。求辰儿,辰儿不给,求大哥,大哥也不给,不给咋办?那就只能生抢啊!“咱还是回家求爹爹吧?大哥怕爹爹了,没准……”梁孟瑜咬着下唇小声建议。瑜儿这么一说,倒是令刘晏找到了主心骨,求谁都不如求干爹。想当初媳妇就是干爹硬给抢来的,这会再抢个儿子,也算是帮人帮到底吧?“嘿嘿……咱回家!”一大早,梁孟倾就四下找不到小儿子,待看完一纸留言后,扯脖子大吼“贺凌轩!刘晏那王八蛋把哥儿抱走了!”这还得了?贺凌轩疼哥比疼儿子都邪乎,敢抢他家哥?不要命啦!贺将军立马调用职权,不远万里的杀去夺儿。景王府被团团围困仍旧大摆筵席的为孙儿庆生,管他什么将军围城?有胆就杀进来抢人,他夏景玉认定的孙子,谁都甭想抢走。至此,侯府和将军府算是彻底卯上了。直至贺凌轩班师回朝于京城定居,两府仍时不常闹出抢儿的戏码。下人手持木棒当街对峙的场景早已司空见惯,以至于后来每逢年节,百姓都会自备瓜子于街道两旁围观。直至数年后,抢儿变成了抢孙。等四个老家伙相继过世,这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戏码才终于落幕。———完结———

大庆专科医院治牛皮癣
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宣城医院专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
安康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安康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丽江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丽江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三亚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海东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可克达拉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重庆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中山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有哪些儿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临沂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宜昌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莆田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小孩睡觉流鼻血 宝宝一只眼睛眼屎多 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 小孩发烧流鼻血 孩子老流鼻血 小孩中暑的症状 治疗孩子积食药品 小孩半夜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婴儿有眼屎 小孩突然流鼻血 小孩不爱吃饭如何调理 1岁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宝宝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五岁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子脾胃虚弱吃什么药 宝宝尿黄怎么回事 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 儿童口舌生疮 一岁宝宝厌食怎么调理 孩子中暑怎么办 新生儿只有一只眼屎多 婴儿流鼻血 金银花露可以天天喝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小孩子口臭是什么原因 宝宝咽喉肿痛 小儿脾胃虚弱怎么食疗 小孩上火怎么办 小儿流鼻血 儿童中暑怎么办 小儿小便黄 宝宝老是消化不良怎么办 小孩上火吃什么 孩子咽喉肿痛 小孩脾胃虚弱怎么办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大便干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2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儿童偏食厌食的原因 小儿厌食的各种表现 小儿厌食的病因 小孩上火吃什么药